<b id="p1thn"><b id="p1thn"></b></b>

    <em id="p1thn"><ol id="p1thn"></ol></em>

    <track id="p1thn"></track>

          首頁 > 本地 > 高要新聞 > 正文

          觀察|三問自動駕駛:過度營銷?安全邊界是什么?所有者的教育?

        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          打開微信。點擊 “ 發現 ” ,
          使用 “ 掃一掃 ” 即可將網頁分享至朋友圈。

          美一好公司的創始人林文欽在駕駛未來ES8的時候死于交通事故,現在警察還沒有發表最終的調查結果,但是以未來汽車NOP領航輔助功能和自動駕駛技術為中心的爭論不斷。8月16日晚,兩家友商率先表示

          美一好公司的創始人林文欽在駕駛未來ES8的時候死于交通事故,現在警察還沒有發表最終的調查結果,但是以未來汽車NOP領航輔助功能和自動駕駛技術為中心的爭論不斷。8月16日晚,兩家友商率先表示,暗示外界混淆了自動駕駛和輔助駕駛的概念,強調輔助駕駛的主體責任是駕駛員。威馬汽車CEO沈暉在微博上表示,1.L2級輔助駕駛功能,駕駛員是功能操作主體,也是責任主體。2.L4以上級別的自動駕駛功能,在車內無人狀態下,操作主體為車輛本身,責任主體歸屬于主體工廠。

          同一天,理想汽車CEO李希望在微信朋友圈發布消息,呼吁媒體和行業機構統一自動駕駛的中文名詞標準,L2和L3等用戶不知道,是專業的話題。建議統一名稱:L2=輔助駕駛L3=自動輔助駕駛L4=自動駕駛L5=無人駕駛。不要有多馀的中文字,以免夸張的宣傳誤解用戶使用。在推廣上克制,在技術上投入,對用戶、行業、企業都長期有利。

          ”車企宣傳是否“克制”?據蔚來產品手冊,所謂NOP領航是一個輔助駕駛系統,相當于導航系統與Pilot自動輔助駕駛系統的結合體。產品手冊詳細列舉了禁止使用NOP或Pilot的情況,包括雙手離開方向盤、視線離開行駛道路、車道線不清晰或者光線條件不良等等。然而,蔚來汽車的所有官方宣傳都包括產品手冊,這個輔助駕駛功能被稱為自動輔助駕駛系統。此前,理想汽車在官方網站中也使用了“自動輔助駕駛系統”的字眼。2020年9月22日,一名車主在駕駛理想的ONE汽車時打開了輔助駕駛系統,在青島某高速公路上追尾了前面的卡車。不久,理想的官方網站介紹中刪除了自動這個詞。

          目前,理想宣傳介紹中使用了理想AD高級輔助駕駛系統這個詞。美國汽車工程學會將自動駕駛分為L1-L5在內的5個等級,去年3月我國工信部發布的《汽車駕駛自動化分級》中,駕駛自動化等級分為0級-5級。這在汽車企業的實際宣傳水平上,產生了許多含義模糊、用戶無法正確理解的詞語。例如,蔚來的NOP、小鵬的NGP、許多企業所謂的L2.5級自動駕駛等。值得注意的是,一個智能網絡汽車品牌6月份在上海市區的高架橋、地面發布了很多忙碌的道路,實現了智能駕駛21公里40分鐘0的接管。

          除了官方宣傳在語言上可能會給消費者帶來困惑,銷售員為業績夸大消費者。蔚來ES8老板陳向澎湃新聞記者證實了這一說法。陳先生表示,在購車試駕時,銷售人員重點介紹了NOP系統的相關功能,并多次使用自動駕駛、自動輔助駕駛等詞語?!安贿^,在產品手冊上寫的NOP是叫‘領航輔助’,也對NOP的使用方式做了很詳細的說明,車主如果只聽銷售介紹而沒詳細讀手冊的話,可能會不清楚其中的風險?!彼a充道。汽車企業對輔助駕駛的宣傳應注意什么,聯合會秘書長崔東樹建議汽車企業充分展示輔助駕駛的優勢和不足,特別是不足應充分警告。企業負責告知消費者,自動駕駛尚未取代人工駕駛,駕駛員應隨時接管車輛控制權

          ?!贝迻|樹認為,做好技術探索與安全保障之間的平衡,首先是技術要有序的放開,更多的小范圍測試,其次是針對不安全駕駛,要有更強的提醒和其他措施。交給機器的安全邊界在哪?特斯拉Model3車主曹先生對澎湃新聞記者說,“蔚來汽車事故本身要警察來判斷。就自動駕駛本身而言,原本規定不完善,技術不完善,汽車企業夸大其詞,作為所有者,還是要為自己負責,我只在嚴重擁堵時,在南北高架那樣的封閉道路上使用?!辈芟壬目捶ù砹瞬糠周囍鲗τ谳o助駕駛或自動駕駛的態度,不過,仍有不少車主,對輔助駕駛功能寄予了極高的信任。

          此前就有理想汽車車主脫離駕駛位,使用輔助駕駛功能獨立操控汽車在高速上行駛的視頻在網絡上傳播。今年7月的世界人工智能大會期間,前華為智能駕駛總裁蘇箐表示:“如果我們的自動駕駛系統變得更高級,普通用戶對新的科技產品會有一定的傾向性,會從一開始的完全不信任,但一旦他試過覺得很好,會變得非常信任。這是事故的開始。我相信高級自動駕駛進來后,這件事會更加嚴重。蘇靜當時說,每個人都希望系統能盡可能處理所有場景,盡可能多地處理case(極端路況),但同時,他們也應該深刻意識到,在未來幾年甚至十年內,一些機器無法處理的場景肯定會相遇。在這個過程中,行業必須有手段要求用戶接管這輛車,而不能完全放權。自動駕駛算法工程師李風(化名)告訴澎湃新聞記者,輔助駕駛絕對不能代替人工,目前市場上輔助駕駛實現的功能非常有限。近距離超車、隧道定位等比較復雜的場景很難實現。場景功能的實現不僅取決于硬件,還取決于軟件能力。

          自動駕駛需要不斷積累場景改進算法,使系統具有更好的處理能力?,F實中出現新場景的概率非常高的話,機器不知道如何處理事故。理論上,算法決不能模擬所有場景。李風建議汽車企業在進行輔助駕駛宣傳時必須寫下能力界限。例如,在哪條路上,場景無效,在適用場景下也必須充分提示消費者,不能給消費者留下輔助駕駛代替人工的印象。

          標簽:高要新聞,駕駛,輔助

          網友評論: